花匣子

经常消失,谨慎关注,评论就好

一个小段子

深夜摸鱼,越写越觉得自己没文化|ω・)师兄天下第一好!
欢迎评论|・ω・`)

   叶问舟在午后的暖阳中,眯起混浊的双眼,忆起此生,竟觉得漫长无比。几十余年人生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过,不过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。他幽幽叹息一声。

   是了,自师妹走后,只觉人生在世,再无趣味可言。

   又想起临别那天,她紧握着他的手,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液使她几乎不能完整地说出临别的话。叶问舟颤抖地靠近,只听到游若微丝的一句“好好活下去”,便再无了声响。

   后来,后来叶问舟回到了三清山,一生不问世事,只安心侍奉花草,教书育人。旁人皆惋惜这等奇才竟陨落与此,常常唏嘘。他只笑着回道,你不懂。

   是了,回到三清山,回到与她相遇之地,闲时下厨做一盘莲花酥,夜时在观星台看牛郎织女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是她,又有什么天才陨落之说呢。

   突然惊觉,记忆中常常思念的那个人模糊了脸庞,只余一个朦胧的轮廓。
   他一惊,不禁呛了一口风。早秋的微风还是带了些寒意,叶问舟剧烈咳嗽起来,旁边侍奉的自在门弟子赶忙送上茶水,捶背顺气。
   叶问舟苦笑,当真抵不过这岁月吗,上天夺走了他的师妹,竟连她的记忆也不肯留给他。如此想来,竟是咳出一大口热血,染红了白衣。

    意识渐渐抽离身体,在一片哭嚎声中,他只感觉越来越安静。
    原来死亡是这样的感觉吗?仿佛看到三月杨柳依依,眼前的少女惊喜地回过头来,俏生生的一句,师兄,你来找我啦。意识消散前,他满足的笑了。少年模样的他抱住了眼前朝思暮想的人,温柔回道:师兄来找你啦。

     此生,再也不分离。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