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匣子

经常消失,谨慎关注,评论就好

【许墨】十年

心情不好发个刀,可能不好吃。梗源自陈奕迅的十年。


“你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“最近过得怎样?”

“…还可以,孩子比以前懂事多了,少操心了许多。” 悠然说到这个,把耳边微卷的头发别到耳后,眼角的鱼尾纹因为笑意变得更深了些。“说到这里,你最近过得怎样,还是和以前一样忙吗?”

“科研生活,十年如一日,都差不多。” 许墨淡淡道。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来,悠然抱歉地笑笑,背过身接通了电话。

“老公?” “嗯,我在买菜……遇上了以前的朋友,就聊了几句。”“好,我马上回来,今天想吃什么?”

挂断电话,悠然充满歉意地表示自己得走了。许墨看着不再年轻的悠然,鬼神神差地,他说,

“我们能拥抱一下吗?”

“……就当是,朋友之间的告别礼。”

悠然愣了一下,委婉地拒绝道,“……还是不了吧。”

“没理由要这样做,不是吗?”

【ares & queen】他的玫瑰R18


设定双杀手身份,许墨是前辈,两人关系走肾不走心,双向好感。

第一次开车,若是大家能评论指出需要改正的地方的话,非常感激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。

【无情】一响贪欢


寂夜。

汴京的热闹街景已纷纷恢复寂静。盘旋在汴京上空的寒鸦时不时长啼一声,凄清悲切。神侯府的众人也早已歇下,唯无情的书房仍朦胧地跳动着一烛灯火。

不一会,灯熄灭了。无情一愣,随即疲惫地闭上熬得通红的眼睛,手指掐着晴明穴。

今夜的第二盏灯油也已耗尽,明日还得拜托追命在灯油上做手脚,瞒过操心的世叔。

近日京城出现了一位自称“盗圣”的窃贼,宫中接连失窃,搞得人心惶惶。他必须早日破案。无情细细思索着这案子的各种利害关系,轻声返回厢房。

今夜倒是天气好,星月流光,千里相辉,天朗气清,明日必定是暖阳融融,秋高气爽。身后突然有一片馨香靠近,下一秒,一双小手蒙上了他的眼睛,是故意掐着嗓子又带有笑意的声音,

“无情大捕快,猜猜我是谁呀?”

大手覆上了如软玉般的手背,“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又皱眉道,“夜里寒气重,怎的穿得如此单薄?”少女不好意思的挠头,“我睡不着,就想出来走走,嘿嘿,没想到遇见了师兄。”

无情也不拆穿她,只是卸下披风细细地替少女围好。“你身体弱,若我不在,要学会照顾好自己,不许再这样冒失。”少女自知理亏,裹紧了披风,小声嘟囔道,“老是说我不爱惜身体,你,你还不一样,看卷宗到这个时辰…”

无情好气又好笑,“那不一样…”

“怎么不一样?”少女赌气般的伏在他膝上, “我不管,你要以身作则,以后,不许再这样拼命。”无情垂眸浅笑,眼里满盛着宠溺,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接下来少女一边把玩着无情垂下的青丝,一边唠唠叨叨地讲着游历的趣闻,仙居原又发现了奇特的飞禽,在雁门关遇到了思乡的士兵,药王谷中遇到了为有情人求药的人。无情本就有些疲惫,此时这样难得的安逸,悄然萌生了睡意。

少女自顾自地讲了一阵,发现许久没有回应,奇怪的抬头,撞上了一双有些朦胧的眉眼。难得见到这样的情景,少女眼神变得柔和,伸手抚上无情的脸。“师兄,若是困了,就回房休息吧。”

“无妨。”回手握住少女的小手,修长的手指缠入了柔软的指缝。少女像是有些羞怯的看着两人十指相握的手。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,“你也要照顾好自己。”语气突然变得郑重。

“好。”

“不许再看卷宗到这么晚,要早点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金剑银剑他们也得看着你,要按时吃饭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还有,还有……”声音带了点哭腔,少女绞着衣角,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。无情轻叹一声,伸手拭去少女的眼泪。

少女紧紧地握住那只手,像是要把这冷清的梅香留住。下一秒,少女的身体化作了花瓣,逐渐消散。

“只愿君心似我心…”

“月牙儿...”她用力地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“…不要忘了我啊…”

无情一惊,慌乱地想要留住尚还有型的花瓣,却是踢翻了轮椅,狼狈地跌在庭院的草地上。

在他面前,一阵夜风吹过,花瓣扑簌簌的飞向远方,再也不见了。

……………

“大人,大人。您可还好?”勉强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满脸着急的金剑。

“呼…您没事就好了。”又换作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,“这盗圣真是胆大包天,竟然敢往大人的书房下迷烟……大人,您没察觉到么?”

无情看着带有异香的烟管,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金剑看着无情淡然的样子,感到有些奇怪——这点小伎俩,怎的让大人陷进去了?身旁的银剑突然伸手向无情的肩膀,“大人,这是何物?”

一片花瓣静静躺在银剑掌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补充一下细节
1.无情一开始就知道是被下药了,原句“一片馨香靠近”,但是他选择了沉溺。故取题为【一晌贪欢】
2.无情之所以没有防备的打瞌睡,是因为女主在身边有安全感。
3.女主已“过世”。

本来这个梗应该是写长篇能更丰满的体现故事的,但是只想摸摸鱼…【心虚】
我想勾搭各位小师妹啊【哭泣】以及欢迎评论。

一个小段子

深夜摸鱼,越写越觉得自己没文化|ω・)师兄天下第一好!
欢迎评论|・ω・`)

   叶问舟在午后的暖阳中,眯起混浊的双眼,忆起此生,竟觉得漫长无比。几十余年人生如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过,不过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。他幽幽叹息一声。

   是了,自师妹走后,只觉人生在世,再无趣味可言。

   又想起临别那天,她紧握着他的手,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液使她几乎不能完整地说出临别的话。叶问舟颤抖地靠近,只听到游若微丝的一句“好好活下去”,便再无了声响。

   后来,后来叶问舟回到了三清山,一生不问世事,只安心侍奉花草,教书育人。旁人皆惋惜这等奇才竟陨落与此,常常唏嘘。他只笑着回道,你不懂。

   是了,回到三清山,回到与她相遇之地,闲时下厨做一盘莲花酥,夜时在观星台看牛郎织女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是她,又有什么天才陨落之说呢。

   突然惊觉,记忆中常常思念的那个人模糊了脸庞,只余一个朦胧的轮廓。
   他一惊,不禁呛了一口风。早秋的微风还是带了些寒意,叶问舟剧烈咳嗽起来,旁边侍奉的自在门弟子赶忙送上茶水,捶背顺气。
   叶问舟苦笑,当真抵不过这岁月吗,上天夺走了他的师妹,竟连她的记忆也不肯留给他。如此想来,竟是咳出一大口热血,染红了白衣。

    意识渐渐抽离身体,在一片哭嚎声中,他只感觉越来越安静。
    原来死亡是这样的感觉吗?仿佛看到三月杨柳依依,眼前的少女惊喜地回过头来,俏生生的一句,师兄,你来找我啦。意识消散前,他满足的笑了。少年模样的他抱住了眼前朝思暮想的人,温柔回道:师兄来找你啦。

     此生,再也不分离。

夜行者

没有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,也没有千篇一律的好看皮囊。

拆迁中的老街
可能明年,不,再过两个月就消失了
谨以此照留念

话说lofter要怎么一次传多张图片上来啊x

桃花羹
像是把春天封印在手心的一方罐子里
幸福感up
然而带回来的路上一不小心摔碎了x
大概我就是和美好的东西无缘吧

蒜泥白肉

灯红酒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