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匣子

经常消失,谨慎关注,评论就好

【碎碎念】2018.10.23

情绪波动特别大的话会选择把它记录下来,然后悄咪咪的发在老福特上。特别无奈的时候敲着一个个文字感觉自己就是太学府的书生,有一腔孤勇写字的热情却没有办法改变这该死的环境一分一毫。

唯有文字治人心啊。

(另.摸鱼比码字爽多了xd)

【随笔】关于一点点抱怨

即使是休息的地方,那也算是半个公共场合吧,照顾他人感受不是多人共处一室的环境生存法则吗。

然而就是有人不识时务。

我漠然地看着室友A大声尖叫拉着正在做瑜伽的室友B分享鸡毛蒜皮的聊天日常,默默地把音乐声调大了一些。

耳机的声音从耳道一直刺激大脑,让我觉得头痛不能,却一点都没能掩盖更令人闹心的声音——室友A的大声喧闹声。比起刚刚成年不知轻重的女孩的吵闹,我更愿意选择音量过大带来的头疼,哪怕我根本不知道手机在放着什么音乐。

室友B微笑着敷衍兴在头上的室友A,眼神游离。最后干脆关掉keep,开始翻起和男朋友的聊天记录,调笑着一句句回复缠着她的室友A。我竟然开始怜悯这个好心的女孩,这么一天天吵吵闹闹的,拒绝也不是,忍着也不是。

宿舍是个好地方,比起图书馆更多了一份温暖放松,在下着小雨的秋夜,倒是个自习的好地方。

——如果没有不看眼色的室友的话。

这时候倒是开始认真考虑心理老师换二人间的宿舍的建议了。女孩放下手机,叹出第N口气。这点抱怨当然是淹没在室友A的尖叫中。没人发现女孩这点小小的抗议,也没人发现,黑暗如藤蔓一般,悄悄缠紧了女孩的心脏。



【随笔】关于一个想脱单的人的深夜感慨

她想恋爱了。

回到宿舍楼底的时候,看到秀恩爱的帖子的时候,遇上好看的情侣亲热的时候,无一不在想着,她的TRUELOVE什么时候出现。在热热闹闹的脱单大队中,一个人的停滞不前显得突兀又格外孤独。她很想那个人突然出现,拉着她一起跑向闪瞎单身狗的日常。想了想,还是沮丧地选择停止飘渺的想象。

毕竟这个人已经晾了她十九年,要一下子就达成大跃进,总归不太现实。

怨归怨,在看到小情侣的甜甜日常时,还是会忍不住想象那个人的样子。

身材高大壮实,能用拥抱包容她偶尔的小脾气和任性,干净整洁,偶尔会在衣领间心机地摸一两滴淡香水,喜欢小动物,性格温柔大气……

会在难过的时候轻拍她的肩膀,用大衣裹住哭得发抖的身躯;会轻轻吻住泪水划过的嘴角,安抚好情绪后来个热辣的深吻;会耐心梳理好乱七八糟的事,给予她前进的勇气。

这种人,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吧。

她摁熄了手机屏幕,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叹气。不知情的室友香甜地熟睡着,或梦呓或磨牙。这个小姑娘深夜突如其来的惆怅,只有吹进宿舍的习习夜风懂得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以后就放这种小随笔吧,偶尔写点东西还挺开心。我已经不会写剧情了一写就僵……就当是个锻炼吧。

(随笔)(瞎写的)

“迷茫与恐惧都需要一个载体,而载体往往会衍化出新的事物和可能性。 ​​”

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,有感而发吧。非常希望能遇上,像许墨一样耐心,温柔,心灵相通的人


“唔……真的可以吗?”我犹豫着,不知如何开口。许墨微笑,耐心地等我理清头绪。我努力想了好一会,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。

“难过的源头已经找不到了,但是还是会难过好长一段时间。”手指不安地绞着衣角,名为悲伤的情绪像是泉水一般,从心的空洞中源源不断地流出来。

“大概是因为,情绪是会延续的,昨天的悲伤会延续到今天,而今天会到明天,这样一直相互感染着,就会变得抑郁。”

“嗯……听起来真是件难过的事情。”许墨皱眉说道,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。“那么按这个道理,如果有一天能遇上开心的事情,那么这份心情,是不是也能相互感染呢?”

“理论上这样说没错,但是实际就,可能有点难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许墨俯身,亲亲我的嘴角。“我会陪着你。”直到你走出阴影。

【许墨】一个脑洞

【注意避雷❗️】师生paro  渣许 有变态倾向  现实遇到请报警

01.

怎么可能?!

悠然瞳孔微微扩张,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显示的页面。一瞬间,许多种可能在脑中一闪而过,又被一一否定。

手机突然熄屏,呼吸灯一闪一闪。屏幕上倒影出她因为震惊变得有些扭曲的面容。

“……!”悠然看着自己扭曲的表情,恢复了冷静。她拿起手机,在通讯录里翻找了许久,找到了那个人。

——许墨。

悠然感到有些头疼。

不管怎样,还是先跟任课老师沟通一下情况吧。


02.

“……事情就是这样,许老师,你给我这个分数是不合理的,能不能请您再审查一下。”

许墨修长的手指交叉,放松地倚靠在软皮座椅上。他微笑地看着因为紧张站得笔直的悠然,“成绩没有错,你就是这个分数。”

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悠然不自觉地咬嘴唇,“我明明很用心地交作业,考试也都对了,为什么……”

男人玫瑰灰的眸子微微眯起,锐利的视线打量着女孩蓝色碎花裙子下站得笔直的双腿。“我记得你有一件酒红色的裙子?”他答非所问道。

“啊?嗯……”

“成绩到底有没有错,不如你亲自来看看吧。”许墨从抽屉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,抽出钢笔利落地在便利贴上写下了一个地址。“别担心,这是我的研究所,改卷和录入成绩的数据都在那里,只是……”

许墨踱步到悠然身后,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门外照进的阳光。他微微弯腰,像是温柔的呢喃,却说出了宛如恶魔的话语。

“想要我帮这个忙,总要付出点什么吧。”他如是说道,骨节分明的手顺着笔直的双腿向上游离,扯掉了内裤的系带。

“这个就当做利息了,喔,味道真不错。”许墨微笑,深吸一口手中布料,他看着表情僵硬的女孩,眯起的双眼让悠然联想到窥伺猎物的狐狸。明明是阳光明媚的下午,悠然却感到异样刺骨的冷。

“记得要来啊,不然,你就别想毕业了。”

瞎写的小段子,之前放过,秒删了。
最近有说过要把写好的车发出,因为想完善一些细节,需要时间,会在近期完成的。
产粮不易,如果大家喜欢这个脑洞,请留言鼓励一下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|・ω・`)
祝大家天天开心。

夜行者

没有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,也没有千篇一律的好看皮囊。

拆迁中的老街
可能明年,不,再过两个月就消失了
谨以此照留念

话说lofter要怎么一次传多张图片上来啊x

桃花羹
像是把春天封印在手心的一方罐子里
幸福感up
然而带回来的路上一不小心摔碎了x
大概我就是和美好的东西无缘吧

蒜泥白肉